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
四方集運香港 要聞 民生 社會 理論 時評 文化 教育 旅遊 娛樂 體育 圖聞 專題 工業園區

□ 陳來生

馮夢龍是難得的文化奇人、廉政偉人和吏治達人,在文化復興和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建設的背景下,高度重視、充分挖掘和傳承利用馮夢龍和大運河這樣的世界級名人和遺產,打造好馮夢龍這張蘇州歷史文化的靚麗名片,對蘇州建設江南文化,打造“大運河最精彩一段”有着特殊的意義。解讀馮夢龍大運河文學,是為了更好傳承馮夢龍大運河文化,並從中得到啓迪和警示。

其一,運河貿易與城鎮盛衰的關係及其啓示。明代中後期,隨着運河的開通和運輸條件的不斷改善,運河沿岸興起了很多工商業城市。其中既有歷史悠久的城市,如蘇州、揚州等,原本就發展良好,大運河帶來的繁盛貿易使之愈加興盛;也有些城鎮則是藉着大運河便捷的交通、產業的帶動而形成並壯大的,如臨清、淮安等城市,以及盛澤、震澤等專業化的工商業小鎮。新興的縣級以下城鎮主要集中在絲棉手工業興盛、工商業發達、水上運輸便利的江浙兩省。如《蔣興哥重會珍珠衫》等小説中多次提到楓橋這個糧米絲綿南北雜貨集散分銷的“脱貨”“發賣”之地。

近代以後,運河運輸功能日弱,沿岸城鎮也隨之發展緩慢乃至衰落。蘇州很多水鄉古鎮的興盛衰落,也與水運交通有着密切的關係。可見交通運輸和地理位置是發展經濟的重要基礎甚至重要前提。在公路、鐵路、航運興起之後,水運就不再是唯一甚至不再是第一的了。我們要分析水鄉村鎮興起的背景和原因,更要與時俱進,思考在水路已不再是主要發展依託的背景下,如何挖掘、傳承和利用馮夢龍文化的富礦,藉助國家大運河文化建設的東風,策劃多元的大運河文旅產品,發揮馮夢龍擁有“海水流到哪裏,作品就傳到哪裏”的海量粉絲的優勢,將馮夢龍描述的運河故事和元素演繹成富有特色的文化產品大餐。

其二,蘇式、蘇作、蘇樣的獨領風騷及江南文化重啓。到了明中後期,資本主義經濟逐漸衝破土地限制,加劇了人口流動。人口的密集不但為江南運河城鎮需要精工細作的勞動密集型手工業提供了充足的勞動力,也促進了社會分工,極大地推動了蘇工蘇作發展。當時幾乎所有的蘇式、蘇樣、蘇意都成為時尚標準。《蔣興哥重會珍珠衫》中,前往湖北經商的廣東客商陳大郎頭上就是“戴一頂蘇樣的百柱騌帽”。作為全國商貿中心,蘇州充斥着本地、外地乃至外國的各種商品。

當下,江南文化建設已然重啓。如簡雄先生所説,要在傳承與創新中彰顯蘇州的文化力量,首先就要重視市場化程度和市場化運營。今日的江南文化建設,大運河文化開發利用,一定也要有士林、商賈、市民各界的傾情投入,才能形成有羣眾基礎和市場前景的文化大產業;既要有文旅融合的理念,還要有精細雅緻的工匠精神,才能奠定文化遺產保護和傳承的堅實基礎。就運河十景建設而言,可將多次出現在小説故事中的楓橋、平望、望亭等,結合小説的描寫和今日文旅開發的需要加以挖掘和利用。

其三,統一市場、鈔關減税、親商環境及其現代啓示。明清以來,蘇州一直承擔着很重的税負,這是離不開“天下大碼頭”的效能和大運河的週轉的。當時全國十大碼頭,蘇州一地就獨佔楓橋、南濠(閶門)兩處;全國八大鈔關除了長江上的九江關,其餘七個均在運河上,包括蘇州滸墅關。作為當時全國人口密度最大的府州,蘇州集聚能力強大。正如《警世通言·唐解元一笑姻緣》中所云:蘇州六門中閶門最盛,交通順暢,貿易繁榮,人員彙集,遠近鹹達。各地商賈雲集蘇州,“遍地徽商”,而本土商幫也打出了“鑽天洞庭”的美譽。

蘇州能吸引眾多外商,除了大運河的便利、物產的豐饒,還與政府親商的政策環境有關。明朝商税是為以豐補歉而額外增收的。但各地做法不同,有的寬鬆便商,有的則乘機亂收税。蘇州政府致力於營造良好的營商環境,竭誠做好服務,整治貿易秩序、保證商會正常運行,而且税收優惠,只對坐賈收取類似現在門店定額税的“門攤”,而對“客貨不税”,這特別有利於商品的流通和商業的發展,因而“商賈益聚於蘇州,而杭州次之”。正是這種開放包容和親商,使蘇州在明代絲棉、書刊刻印、銅鐵器等多種行業引領全國,甚至酒類、油類、醬園等副食品加工業也獨樹一幟;在今天仍有那麼大的經濟發展成就。所以,要發展社會經濟,親商、親民都是必不可少的;同時也表明,地位和尊重是靠自身的努力和實力打拼出來的!

其四,長年經商在外對傳統思想和家庭觀念的衝擊及其思考。

明中後期,蓬勃成長的資本主義萌芽,使越來越多人開始棄文經商、離家遠行,“父母在不遠游”的傳統思想、傳統的生活模式和家庭婚姻關係受到前所未有的衝擊。運河上的商賈,很多都是長途販運者。即使《呂大郎還金完骨肉》中的呂玉從無錫往太倉、嘉定一帶販賣,每年正二月出門,到八九月回家,也要大半年;後往山西脱貨,離家時間更長。分別日久,在外寂寞,就容易發生情變,繁華市鎮上的眾多酒肆歌樓更容易催生婚變。如《蔣興哥重會珍珠衫》中分別日久因寂寞引發的情變;《呂大郎還金完骨肉》中的呂玉,雖然夫妻情深,但單身日久還是忍不住去了青樓,惹出一身風流瘡,服藥調治,無顏回家,引發一系列事情。

運河上發生的故事五花八門,但主因還是經濟。中國原是一個以家庭為中心、以孩子為核心的社會,但資本主義經濟發展帶來的衝擊,從根本上顛覆了傳統的思想觀念和社會秩序,引發了很多新的問題和矛盾。有些問題,比如對兩地分居及其容易引發的問題,對獨居老人的照顧,即使是今天的我們也應重視並推出因應之策的。只有經濟發展起來了,很多問題才能迎刃而解。所以發展是硬道理。不過,這個發展應該是真正的發展,是從內到外、物質與精神相匹配的發展。

其五,誠信有好報、勤勞能致富的勸誡及其警示。馮夢龍的運河小説,或褒揚誠信經商、與人為善,宣揚經商有道、勤勞致富,或嚴懲貪財戀色、作惡殺人,正如他在《醒世恆言·序》中對“明言”“通言”“恆言”這“三言”的解釋,是為了導愚、通俗,以大眾習之而不厭、傳之而可久的故事形式,傳遞懲惡揚善的勸誡之意。這即使在今天也是對現實世界有教化警示意義的,符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可在馮夢龍村的馮夢龍書院增設“馮夢龍與運河”的主題館,結合廉政教育,懲惡揚善,倡導正能量。

★作者系蘇州專家諮詢團成員、蘇州市馮夢龍研究會副會長

聲明:所有來源為“蘇州日報”、“姑蘇晚報”、“城市商報”和“蘇州新聞網”的內容信息,未經本網許可,不得轉載!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圖片、音視頻等信息,內容均來源於網絡,並不代表本網觀點,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
老有所樂
關注點
返程迎來高峯 旅客“留念”蘇州
軌交5號線開通滿百日 累計安全運送91
返程
堅守一線